新葡亰350net > 高分评论 > 漫威十年|英雄与凡人

高分评论

漫威十年|英雄与凡人

回顾不断发展的世界电影史,漫威绝对占据一席之地。从上世纪30年代草创期的漫威开始诞生,中间充满曲折、几经更替,直到2005年《钢铁侠》拍摄成独立电影,三年后上映大获成功,由此,作为美国电影文化不可或缺的漫威宇宙系列电影自此遍地开花,不断推出《美国队长》、《钢铁侠》、《雷神》、《绿巨人》、《银河护卫队》、《复仇者联盟》。

《复仇者联盟3》的全球票房已过二十亿美元,什么漫威票房最高、开画最高、上映首周即至几亿等等这些“纪录”纷纷作古,世界电影历史票房纪录的排名也已攀升至第四。4月25日“环大陆”上映至今,这部漫威巨作便一副横扫千军万马的势头。自2008年漫威推出首部“漫威电影宇宙(MCU)”影片《钢铁侠》,到时下席卷全球的《复联3》,已整整十年。真是抱歉,我既非“漫画原著粉”,步入漫威的观影行列也已是MCU诞生的第六个年头,但近年来的执着与观看,漫威电影于我也实在并非“看看热闹场面”的观影关系。即便仍有人不屑于此类“爆米花电影”的浅俗,可倘若剔除偏见,撕去标签,仅只关乎电影本身,漫威的系列超级英雄电影,实在也并非如众人所想那般毫无追求,媚俗卖乖,仅仅是爆炸动作场面的铺叠堆砌,其所试图构建的宇宙观之广阔及对英雄人物的挖掘之深刻,均证明漫威创建如此规模庞大的电影宇宙一举并不缺乏诚意,而对漫威电影的逐年观看也渐渐使我意识到这一点。

《钢铁侠》作为漫威的开山之作,可谓意义不凡。故事讲述男主人公在遇难后改进了盔甲的功能,化身钢铁侠,以一个义务警察的身份保护了这个世界和平的故事。在这个故事发展过程中,钢铁盔甲是重要纽带,为故事情节顺利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核心及承接作用。为了对抗邪恶势力,围绕这副由男主人公打造并改进的一副具备很强战斗能力的由聚变能源驱动的钢铁盔甲,正邪双方为它发起争夺和斗争,故事得以开展。

漫威电影宇宙的首部影片即是《钢铁侠》,历经十年的铺垫积蓄,迎来《复联3》的空前集结。此间无数褒贬浮沉风风雨雨,漫威竟果真摇曳蹒跚而又顺风顺水地将整个宇宙推至最高点——决战灭霸。漫威的成功,其一便在于宇宙观的统一,旗下的数部超级英雄个人电影分别讲述英雄个体的故事,而后将其集结于“复仇者联盟”,并再度打散,借机推出新的英雄人物,再次集结。这一庞大电影宇宙的构建路数要求清晰的世界图景规划、对各英雄人物关系的透彻探索以及对随之延伸产生的矛盾冲突的敏锐感,而成功地将其展现又依赖对个体英雄系列与集体联盟系列电影之间的自然整合,而非“为了集结而集结”。漫威在这一点上无疑做得很好。作为商业定位明确的超级英雄电影,激烈火爆的奇观场面自然必不可少,但同时,对人物的性格、关系、矛盾的挖掘、探讨、寻索,作为将这一庞大世界延续下去的必然手段,不出所料地也为漫威所重视,于是,不少电影如《钢铁侠》、《美国队长》系列都出现过值得省思的严肃主题。部部影片环环相扣,互作铺垫,作为将浩浩十年的电影宇宙贯穿连结的终极线索,灭霸与其试图搜集的六颗无限宝石所起的作用至关重要,功效正如希区柯克所言之“麦高芬”——为人物行动、情节发展提供驱动力。六颗无限宝石零散于宇宙各地(各部电影),如一条红线将单独的影片串联、汇集,直至灭霸最终露面。

不难发现,以《钢铁侠》为典型代表的美国科幻电影多以充满想象力和科技创造力的未来作为其故事架构及宇宙蓝图基础,从而想象并创造属于未来的虚拟的物质或技术进行电影艺术创造,这或许和美国历史文化不足但现代科技技术发展水平较高的现实原因有关。毕竟,电影始终来源于生活。

决定建立规模宏大的电影宇宙,漫威自有其构建宇宙的策略,初起阶段,整体故事走向的大致路线即便还缺乏细致规划,但总体上看,所有故事的交集处与最终方向都是——引出灭霸。人物难免要服务于情节,但在情节大致走向已然被决定的前提下,人物的塑造与刻画还需与情节发展有机联系,在平衡二者的关系上,也可见漫威的诚意。庞杂的漫威电影宇宙拥有形形色色的超级英雄,人物个个背景复杂,说句近乎俗套的话:超级英雄亦无异于常人。如开篇之作的《钢铁侠》。

回头看华语电影,有许许多多的华语电影工作者则更多试图通过深厚的传统中华文化打造电影作品。毕竟,中华文化之博大精深,是所有文化工作者源源不断的灵感基础来源。亦是相比科技感、未来感更突出的西方电影文化而言,中华传统文化是我们最大的文化特点优势之一。

托尼·史塔克贵为富豪,风流倜傥、雪月风花,是个极度自我中心主义的自大狂,这一性格缺陷直接或间接影响了漫威宇宙的发展。自负的性格在《钢铁侠2》中的开头部分——托尼在政府面前大言不惭地声称:“我一人就维护了世界和平”——被体现得淋漓尽致。托尼是亿万富翁,且智商过人,仅凭一己之力便造出超越所有国家科技水平的钢铁盔甲,自然有其骄傲而目中无人的资本,但在《复仇者联盟》中,身为凡人的托尼·史塔克目睹洛基率领齐塔瑞外星军团进攻纽约,大肆杀戮。结尾处,钢铁侠将核弹携至虫洞,飞入外太空,炸毁齐塔瑞老巢,而钢铁盔甲电量已耗尽,托尼险些被滞留地外,仅仅在虫洞关闭的千钧一发之际,跌落回地球,有惊无险。外星生物、地外空间、齐塔瑞巢穴,这一系列惊异景观无情扩展了托尼·史塔克自以为是的狭小眼界,重塑了他的世界观。《复联》纽约大战后,已完成集结的复仇者回到各自世界,即将面临新的生活。作为承接漫威第一阶段与第二阶段的电影,《钢铁侠3》却并未对整个电影宇宙的发展起过多直接影响,而是将笔墨着落在对钢铁侠/托尼·史塔克个人的性格挖掘上。在《钢3》里,托尼·史塔克经历纽约大战后受困于战后创伤应激综合症(PTSD),陷入极度焦虑,脑海不时便会闪回惊人悚目的虫洞经历,关键时刻的电量耗尽警告着托尼:没了这身盔甲,在这庞大的宇宙中,你终究只是凡人之躯。这一念头挥之不去,安全感的缺乏与战后焦虑直接导致托尼在战后大动干戈疯狂建造了数十个不同类型、功能、用途的钢铁盔甲,并作了科技升级,盔甲自此能够远程呼唤、操控,托尼试图用盔甲数量的堆砌与科技更新维护自我认同,获取安全感。盔甲的建造引起钢铁侠女友小辣椒的不满,最终在一次夜间,托尼睡梦中惊醒,小辣椒上前试图抚慰,处于极度敏感状态下的托尼潜意识呼唤盔甲,盔甲错将小辣椒当成威胁,竟上前制服,情急之下,托尼猛然将盔甲关闭电源、劈开,盔甲散落,惊魂未定的小辣椒无法忍受,夺门而出,托尼瘫坐床上,神情苦恼无奈。在影片的开头部分,托尼面临恐怖分子的持续威胁,他本就自负成性,自然不会将缺乏安全感的真实内心展露于众,便用无畏无惧的假象掩饰内心的焦虑,荒唐地对簇拥的记者报上了自家住址,让恐怖分子有种就找他。后果便是豪宅被偷袭炸毁,激战中托尼落水,陷入昏迷,被先前已规划好路线的钢铁盔甲马克八型带至田纳西,抵达时,盔甲电量已耗尽。于是,我们得以看到,托尼被迫以凡人之躯背携着钢铁盔甲,在雪地上艰难拖行。若将此前托尼身着盔甲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英雄景象与目下情景联系起来,任何人都会唏嘘不已,这也直接呈示影片主旨:没有钢铁盔甲的托尼会怎样?这种状态几乎贯穿全片,此前似乎无坚不摧的钢铁盔甲在这一部里变得尤为脆弱,钢铁侠经常被迫面临盔甲功能失效、电量不足、机身分解等难题,这也象征着托尼本人对钢铁盔甲过度依赖的幻想被击碎,使他落入只能依靠自身的困境。随着剧情进展,并在那位小男孩的帮助下,托尼愈来愈意识到,真正使他成为钢铁侠的并非是钢铁盔甲,而是他本人。影片结束时,托尼为小辣椒上演了一场绚丽的浪漫戏码,夜幕下,数十个环空绕旋的钢铁盔甲在托尼的一声令下逐个自行销毁、爆炸,造成漫天烟花的灿烂景观,至此,托尼成功克服心结,实现身份认同。

电影《黄金甲》便将围绕片中金甲这一充满东方色彩的核心文化符号进行故事讲述。在受到外敌侵略的战乱年代,抵御者身上的金甲则象征着责任、勇敢、坚守。影片中,作为一件古时的神兵利器,伴随着阴谋与阳谋,在战乱中机缘巧合下却流落现代。一石激起千层浪,各方势力为达各自目的可谓是粉墨登场。在本片中,围绕金甲这一具象性核心,不仅展现各个角色立体的人物形象,更是展现每条发展故事线中,各个角色所独立呈现或互相碰撞出的人性火花。

钢铁侠/托尼的身份失衡所引发的认同焦虑是影片所致力呈现的主题,将英雄身份的象征标识剥夺进而使英雄凡人化是漫威塑造英雄人物的常用策略(如《雷神1》中的雷神被奥丁贬入凡间,丧失举起锤子的资格),然而,尽管成功克服了身份认同的焦虑,托尼对地外空间蛰伏未知威胁的恐惧却并未被彻底消除,托尼是未来主义者,作为复仇者联盟中最具远见(这一特质似乎也源于恐惧)的人,纽约大战后,他始终相信未来存在一场势必到来的“决战”,并为此开启了将地球以“人工钢铁军团”武装起来的“奥创计划”,谁料奥创走火入魔,被添加自我意识后,推算出保护地球免遭侵害的最佳方案是“优胜劣汰”,是诺亚方舟式的“大清洗”,于是有了《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复仇者被迫为托尼·史塔克捅下的篓子肩负起抵御奥创对人类进行“清洗”的使命。纵然托尼要为“奥创”之灾负责,但其实施此项计划的动机仍证实他比起其余复仇者来,更具自危意识。影片开头,猩红女巫施法唤起他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将其展示,并为之略显惊愕:在一个明显是地外空间的场景中,复仇者们几乎统统倒下,情状惨烈,明显已丧失战斗能力(有些人似乎已死亡),远处是孤独的地球,一批外星军团正欲实施入侵,复仇者对此毫无抵抗之力。一片恐惧中,美国队长猛然抓住托尼,艰难吐出寥寥数字:“你本可以救我们的。”幻象终止。这一场景使我们直接目睹身为钢铁侠的托尼内心最深处的恐惧,也似乎冥冥中预示着《复仇者联盟3》的某些场景。

陈小春在本片中将饰演现代男主人公一个靠贩卖古玩假货为生的单亲父亲狄青杨,偶然获得一件来自古时候的神秘宝物。在此之前的他,坑蒙拐骗、爱钱如命、懦弱颓废,但作为一位单亲父亲,内心却感情细腻、始终善良;曾志伟饰演的苏博士,则表面和善,实则被黑暗吞噬,堕入偏执,但其实他一直在漫长而又痛苦的黑暗生活里等待光明的救赎。而那位来自异世的女主人公,带着这件象征着神秘力量的宝物,又会给这个故事带来哪些精彩的变数?

《复联2》在因奥创意欲“清洗”地球而引发的索科维亚之战后,初代复仇者(美国队长、钢铁侠、雷神、绿巨人、黑寡妇、鹰眼)解散:钢铁侠离开复联总部;雷神巡索九界试图找出在猩红女巫引发的幻象中所目击的“诸神黄昏”;绿巨人因被女巫诱使暴走而造成无辜伤亡,深感愧疚,乘坐昆式飞机离开了地球(最终与雷神相遇于《雷神3》);鹰眼历经鏖战,决意卸甲归田。留守复联的美国队长组建新复仇者(美国队长、黑寡妇、猎鹰、幻视、猩红女巫),将故事带至《美国队长3:内战》:一次复仇者内部分裂的危机。

泱泱五千年华夏文明,灿若云霞。来自几百年前的金甲作为本故事发展的纽带,维系着故事脉络顺利行进的作用。相比西方电影中的钢铁盔甲们,本片的金甲在拥有超能力之外,则显得更有文化力量。毕竟,金甲的设定首先基于深厚悠久的中华历史传统文化,形象上富有神秘莫测的东方神彩,精神核心又涵盖典型的中华文化体系,包含传统文化、艺术思维和哲学理念,如传统文化中的牺牲小我,成就大我、邪不胜正,正义永存等等。

美国队长无论从生长环境、价值体系、性格品性上看,都与钢铁侠大有出入,二人的矛盾自首次于《复仇者联盟》相遇便悄然建立,期间也不断有过摩擦,只是接连来临的战争使必然顾全大局的两者都无暇顾及,性格上的深刻矛盾得以暗伏在表面融洽的战友情中。与富豪出身,生性风流,性格孤傲的钢铁侠不同,美国队长起初仅是普通得近乎平庸的无名小辈,因其高尚圣洁的品格得以被选进入“超级士兵计划”,注入强化血清,身体各机能达到人类极限。只是,不断有人会作此评断:美国队长没有任何超能力,作用十分有限。若单从战斗能力的层面上看,似乎有点道理,但评判一名超级英雄,仅从战斗能力这一点上便作断言,实在是笼统而肤浅的做法。美国队长象征着美国理想价值观的形象,善良朴实得近乎完美,是精神品格趋于神格的凡人(《复仇者联盟2》中,他的资格甚至差点被雷神之锤所承认,惊出雷神一脸虚汗),在复联中,他是最为主旋律的英雄,品格毫无罅漏,领袖资质也为众英雄所承认(《复联》中,纽约大战在即,正是美国队长担任领袖,发号施令;《复联2》中,希尔特工称钢铁侠为“老大”,钢铁侠指指美队,“他才是老大,我只是负责让大家的装备看起来更酷),在复联众人似乎多少都有些性格缺陷的情势下,美国队长俨然是品行最完美的英雄,是为复仇者联盟的道德指向与立场所在。

而故事的感情线中,作为金甲真正的拥有者两个时空中的男女主人公又会因为它,两人会有如何的交集?又会各自发生怎样离奇的故事?以及,整部影片在自有的架构下,通过金甲这一核心力量,最后究竟想要告诉观众什么?相信,我们想要的一切答案都将会在影片中,随着故事一步步地发展,逐渐揭晓开来。

前文提到,《钢铁侠3》作为承续漫威电影宇宙第一、二阶段的电影,却将重心放在对托尼的内心探索,并未对MCU的形势造成直接影响,而担任这一角色的电影是翌年上映的《美国队长2》。除去无限宝石,在漫威第一阶段的电影宇宙构建中,神盾局这一组织起到类似胶水的作用,将发生在不同时间、地点的个体电影粘合在一个世界观中,正是神盾局局长尼克·福瑞决定组建复仇者联盟,以迎对未知威胁。但在《美国队长2》,神盾局被发现一直以来竟都被九头蛇组织渗透其中,随着九头蛇阴谋败露,神盾局进而也分崩离析,像是终于完成了复联的组建任务,功成身退。《美国队长2》一直以来被视作漫威历年来质量最佳的影片,打斗场面设计精致,并以严肃冷峻的基调呈现一个布满阴谋与谎言的世界,除去精彩的武术动作设计体现了美国队长出类拔萃的近战能力外,影片也同时完成了对美国队长纽约战后与现代世界适应过程的呈现和对现有漫威电影宇宙秩序的颠覆,并直接影响《美国队长3》中内战的爆发。在《美国队长2》前,漫威的世界尽管事件频频,但都不越出神盾局的监管范围,神盾局眼线遍布全球,所有世界要闻的线索细节统统一览眼底,所以,即便期间出现洛基率军大似侵略,世界秩序依然拥有一个网络化的全球监管系统,《复仇者联盟》后,美国队长便从事于神盾局,为其执行任务。纽约大战后,出于对未知威胁的恐惧,神盾局实施“洞察计划”,兴建三艘巨型航空母舰,舰上配备火炮,另有系统密切跟踪监视可能会对地球产生危险意图的潜在危险分子,并通过一套缜密严谨的算法,推算其成为危险分子的可能性,若可能性成立,航母便远程将其击杀,这一系统因九头蛇的渗透而变得极其危险。美国队长起先被蒙在鼓里,而后与黑寡妇一步步抽丝剥茧,最终将九头蛇拔除,击落航母,神盾局也因此崩解。美国队长二战期间作为军人,服从上级命令是他的秉性,《美国队长2》中,神盾局内潜伏的九头蛇恶势力被泄露,于是一度以为可以交付性命的“上级”瞬然变为无恶不作的邪恶组织。美国队长同时也是自由的象征,但神盾局的“洞察计划”无疑是以侵犯私人自由为前提的,这也引起美国队长与尼克·福瑞的争执。《美国队长2》中,九头蛇的泄露与神盾局的解体使仍活在二战时期思维情态的美国队长意识到,现代世界远非他所想那般非黑即白、泾渭分明,权力机构已非正义的代表,美国队长经由“洞察计划”真实意图的败露而真真正正洞察到现代世界黑暗阴险的一面,而立足于此的手段,是将信任放置在个体上,而非任何权力机构,于是在《美国队长3》中,我们见到美国队长公然反对政府要求英雄们签订《索科维亚协议》的法案。

《美国队长3:内战》是对漫威电影宇宙既有秩序和人物关系的一次颠覆重组。历经数次战争,个体英雄们和复仇者联盟在抗击敌人的过程中造成了大量城市建筑的塌毁,威胁到了平民的生命。在《美队3》开头,在拉各斯的一次任务执行中,猩红女巫因失误导致一枚炸弹爆炸,致使无辜人员伤亡,此事与先前的纽约大战、索科维亚大战联系,引起国际上对战后残局的重视。联合国会议一致同意,为超级英雄制定注册法案,即《索科维亚协议》,要求超级英雄停止独立行动,在政府实名注册,并接受政府的调遣才得以执行任务。对政府早已丧失信任的美国队长持拒绝态度,旨在维护个体英雄的行动自由,拒绝英雄团队被权利机构的监督管辖所绑定。而对索科维亚大战仍心怀愧疚的钢铁侠认为,英雄团体的活动缺乏决策机制,这种不受管制的“行动自由”不可取,于是二者矛盾终于逐步深化,英雄分别站队,内战爆发。正如美队在此前意识到的那样,世界不存在所谓非黑即白,内战的矛盾双方亦然,这是一件关乎价值观与立场的分裂,无涉道德歧异。内战对漫威世界的影响极深,在即将到来的《复仇者联盟3》,灭霸大军侵袭前夕,复仇者联盟团体的内部分歧,使复联对于地球的守护处于真空状态,境况岌岌可危。

漫威对电影宇宙的构建并未局限于地球,在讲述凡世的故事同时,对宇宙(银河护卫队)、神域(雷神)、量子空间(蚁人)、魔法场域(奇异博士)均有所涉,借以此举扩展、扩大、扩充其宇宙观的构筑。于单人电影中出现的角色,亦会在其他个人或团体电影中登场,这种做法所带来的兴奋感是无与伦比的,观众乐于看见个性迥然相异的英雄碰面,并产生冲突、感情,并肩作战或相互吵骂,同时这种举措为一路观看下来的影迷提供了一种共知氛围,使我们在偶然瞥得这些“彩蛋”时能会心一笑。以上简要介绍了以钢铁侠、美国队长为主轴的漫威及至《复联3》此前的剧情脉络和人物际遇,除了他们二人之外,其余各英雄的经历、心理发展同样影响了漫威电影宇宙,但迫于篇幅(其实是懒了)在此便不再赘述。

结语

任何流行文化的盛行,均是其时下社会价值观情绪的投射,了解流行文化,便可窥视当代大众的匮乏与欲望。目下超级英雄系列电影的风靡时兴,则是不言自明地反证了时人对“正义、安全”的向往。(英雄主题遍行于历史各个时期,这么说来,那么这是人类普遍的“匮乏与欲望”)即便对漫威系列电影的贬斥层出不穷(无非是“浅薄俗气”之类泛泛之谈),但也难以否认在《复仇者联盟3》中,幻视女巫落难,岌岌可危之下,美国队长从徐徐驶过的列车留下的黑暗中缓缓露面,背景响起《复仇者联盟1》的主题音乐,这一串联起复联系列、传递了极致英雄观的时刻给观众所带来的兴奋与喷张。这是黑暗中光明显迹的瞬间,这一场景则形象地概括了人类普世共有的寄托,即便理性地知道这是虚构,但随之迸发的激越情绪轻易便折服了木然的理智。

向来在观看漫威电影时,理智呈投降状,安然坐定,双目圆瞪,管自盯着图像在荧屏上疯狂连续地交替更换,获取纯然是动物性的快感,而又安心落入这种狂态中。自然,这非观影的常态,而是对英雄主义狂迷热忱的常态,但我安于这种即刻的“落入“,因为有时,英雄主义甚或是至关重要的人类行为。

煌煌十年,漫威的英雄故事至此是一个阶段的落幕,下一个《复联》,才是真正的幕落时刻,人物退场,只是观众不会离席。谨以此,纪念漫威的十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Barr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